您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廉政文化>>廉政文化>>正文

牛僧孺:秉心方直 律己清严

发表日期:2017年11月22日 20:25来源:

牛僧孺,字思黯,安定鹑觚(今甘肃省灵台县)人,生于公元780年,卒于公元848年,是唐代著名的政治家和文学家。他的一生经历了德、顺、宪、穆、敬、文、武、宣宗八朝,曾历任监察御史、御史中丞、户部侍郎、宰相等职,为官清正廉洁,执法严谨,时人许其“清德可服人”。

直谏批龙鳞

长庆元年(公元821年) ,宿州刺史李直臣贪污数十万贯钱财,罪行败露之后,被移交大理寺处理。按照当时法律,本该处以死刑。李直臣为免一死,千方百计给穆宗身边受宠的宦官行贿,请他们出面说情,牛僧孺不买宦官的帐。宦官就直接到穆宗面前给李直臣求情,穆宗听信谗言,传牛僧孺进宫,当面要他放人。穆宗说:“李直臣有才干,虽然犯了罪,但可以将功补过,我打算宽恕他,让他去镇守边疆。”牛僧孺不计个人荣辱安危,据理直谏:“李直臣阿谀奉承,贪污腐化,充其量不过是个歪才而已。历代帝王制定法律,正是为了约束这种歪才,扶持真正有才能的人。要说才能,叛逆朝廷、扰乱天下的安禄山、朱泚等人,比李直臣的才能不知道要大多少倍,难道也应该宽恕他们吗?陛下,怎么能因为李直臣这样一个歪才而废除国法呢?”穆宗听了牛僧孺的申辩,觉得很有道理,同意了他的看法,并赞扬他严守国法,当面赏赐金符紫服。次年,牛僧孺被任命为户部侍郎。

拒贿赢相位

唐中后期藩镇割据,拥兵自重,不听从朝廷的命令,宣武军节度使韩弘就是这样一个人,朝廷为此深感不安。为了防止重蹈“安史之乱”覆辙,唐宪宗以加官晋爵为诱饵将韩弘骗进京城,剥夺了他的兵权。为求自保,韩弘不惜动用巨额钱财,大肆贿赂皇帝身边的宦官和朝中重臣,这些人几乎都接受了韩家的财物,唯独贿赂牛僧孺时被他严词拒绝。

不久,韩弘父子相继去世,遗孙年幼,穆宗担心他的家财被仆役盗窃,便派宦官到他家将产簿册全部取来,亲自阅视。其中一本资簿详细记载贿赂明细,白纸黑字,凡是朝中有权势的大臣都接受过韩家的贿赂,唯独在牛僧孺的名下,用朱笔写着一行小字:“某年某月,送户部侍郎牛僧孺钱一千万,不纳。”穆宗见状十分高兴,拿着帐簿向左右夸赞道:“果然如此,我没有看错人!”不久,朝廷空缺一名宰相,穆宗在考虑人选时,首先便想到了牛僧孺,于是破格提拔他为宰相。

源头治贪腐

长庆四年(公元824年),敬宗即位,牛僧孺升迁为中书侍郎,加银青光禄大夫,封奇章县子。不久,又升迁为郡公、集贤殿大学士,监修国史。当时,敬宗荒淫无度,宦官用事,大臣又朋比为奸,朝纲隳紊。牛僧孺对众小人无可奈何,三番五次呈递奏章请求免职,敬宗说:“等我祭祀天地的大礼完毕就放你走。”祭祀完毕后,牛僧孺又上奏章请求免职,朝廷便在鄂州设立武昌军编制,委任牛僧孺为检校礼部尚书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、鄂州刺史、武昌军节度,鄂、岳、蕲、黄四州观察等使。江夏城的土性不粘,难砌城墙,每年加筑,都征收青茅草袋盛土加层。地方官吏借此巧取,侵吞修城资财年复一年。牛僧孺到任后,计算草袋、修筑费用,每年十余万贯,便改征土砖,用以抵偿应征的草袋、修筑费。前后五年,城墙全部筑得如同井壁,侵吞征收资财的事从此根除。他又感到所属沔州与鄂州只有一江之隔,虚设官吏无益,于是上奏朝廷,得到应允后遂废掉了沔州的设置。

牛僧孺作为灵台先贤,在《灵台县志》中有记载,灵台县新开乡牛村,至今保存有牛僧孺墓。

关闭

Copyright @ jw.lingtai.gov.cn 灵台廉政网 版权所有

主办:中共灵台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灵台县监察委员会 网络维护:中共灵台县纪律检查委员会

电话:3621311 邮编:744400